患儿女性,11岁,藏族因左髋关节疼痛4个月,加重1周于2014年8月以白血病收住我院。患儿2014年4月无明显诱因出现左髋关节疼痛,呈持续性钝痛,活动或受力时明显,髋关节局部无红肿、皮肤温度增高。伴全身乏力,无发热、食欲差、腹胀、齿龈渗血,就诊于当地诊所,检查及诊断不详,止疼治疗后疼痛缓解。8月再次出现左髋关节疼痛、跛行,就诊于当地医院查血常规示:白细胞计数644.58x109L,中性粒细胞计数564.65x109L,淋巴细胞计数46.41x109L,红细胞计数2×1012/L,血红蛋白31g/L,血小板计数156x109L。

剥脱性骨软骨炎是指软骨下骨坏死,为关节软骨和软骨下骨与其下的骨质分离、松动,形成稳定或不稳定的碎片,是一种局部病变。该病好发于10~50岁,男性多于女性,儿童发病罕见,国外报道其发病率不到万分之一。其主要临床表现为病变关节处疼痛,好发于膝、肘、踝关节,其他关节较少见。笔者将于2017-01诊治的1例儿童髋关节剥脱性骨软骨炎进行回顾并作一文献复习,报道如下。病例报道患儿,女,6岁9个月。因步态异常1个月余前来就诊。患儿1个月前摔倒后诉右侧腿痛伴跛行,无发热。查体:患儿跛行,双侧髋关节处未见明显皮肤缺损,右侧股动脉搏动不明显,右侧髋关节外展试验阳性,双下肢基本等长。实验室检查:血沉35mm/h,C反应蛋白22mg/L。CT检查示:右侧髋关节脱位,髋臼内形态不规则骨质密度影,血肿机化可疑。初步诊断:右侧感染性髋关节炎。入院后复查:血沉36mm/h,C反应蛋白24mg/L,外周血白细胞计数正常,T-spot结果正常,行髋关节穿刺2次,均未抽出液体。查3DCT显示:右侧髋关节积液伴坐骨支髋臼面骨质异常,考虑感染及右髋关节半脱位。MRI显示:右侧髋关节积液伴周围软组织肿胀,右髋臼诸组成骨骨髓水肿,考虑感染;右髋臼缘下方见小骨片影,髋关节内侧间隙增大。予以抗感染(美洛西林钠舒巴坦钠1.5g,8h1次,五水头孢唑林钠0.5g,8h1次)治疗1周后,症状无明显减轻,考虑患儿可能为幼年特发性关节炎,行抗CCP、抗“O”与RF、淋巴细胞免疫分析、体液免疫5项(IgA、IgG、IgM、C3、C4)、PCT等相关检查,结果均正常。再次行髋关节穿刺,抽出7ml淡黄色液体,送检后无阳性结果。复查血沉36mm/h,C反应蛋白正常。行髋关节穿刺,取黄色浑浊液体2ml送细胞病理学检查,并查肿瘤4项(AFP、CEA、NSE、CA19-9),结果均正常。患儿经抗感染治疗28d后,症状无好转,复查血沉28mm/h。再次复查MRI,结果无明显改变,结合之前影像检查,诊断为:儿童髋关节剥脱性骨软骨炎,予以手术探查。术中发现右侧髋关节囊水肿明显,关节呈半脱位状态,关节内有约15ml淡黄色清亮液体。髋臼内后方可见约12.5px×12.5px×12.5px大小软骨块突起于髋臼软骨表面,旁边可触及约25px×25px软骨面缺损。清除病灶后复位髋关节,术后髋上支架固定6周后脱架。术后病理报告:送检组织内可见增生的纤维组织、骨小梁、骨样组织,少量软骨及肉芽组织,其间见多量扩张的血管,局部伴出血,见慢性炎症浸润。结合影像学及临床表现符合儿童剥脱性骨软骨炎。术后患儿发热2d,热峰38℃,C反应蛋白14mg/L,血沉91mm/h,予以对症处理后,均恢复正常,术后1个月患儿疼痛症状消失,复查CT、MRI等均见髋关节呈头臼同心圆结构,软组织肿胀消退。予以出院,1年后随访患儿髋关节无不适,活动正常。网络赌博十大平台 1

患者女,15个月因步态异常、比同龄人更易摔跤就诊。患者既往没有创伤史,否认相关家族史,其他身体情况良好。患儿是母亲经阴道自然分娩诞出,13个月大小时开始行走,助产士在新生儿检查时对母亲说过左髋关节有“弹响”,但是并没有在以后进行深入的检查。患儿行走时明显的左侧倾斜,不伴疼痛,她的左腿比右腿短2公分。髋关节不稳定检查正常。左髋关节活动范围很好,但外展受限,望远镜试验阳性。骨盆平片如下:左髋关节发育不良。患者左侧屈髋外展受限,双下肢不等长,不对称的皮肤皱褶,步态异常和生长发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