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网9月4日讯
近日,大参林发出并购公告,其全资子公司南昌大参林拟以9987.6万元收购会好康药房持有的7家门店及其库存商品。同日,益丰药房也发出并购公告,其全资子公司江苏益丰拟以1.33亿元收购江苏民大药房连锁53%股权,交易标的包括10家连锁药店等。据不完全统计,今年7月1日至9月1日,这三大上市连锁药店又发起了5起并购,共涉及115家门店,并购金额总数约4.36亿元。
在政策驱动、资本介入、规模化竞争等因素影响下,药品零售行业连锁率持续提升。全国性和区域龙头企业借助资本力量加速整合,不断新建和并购,进行连锁化复制,国内零售药店兼并整合不断升级,连锁药店成为行业发展的主流。
业内专家指出,快速并购背后的管理问题值得重视,人才匮乏、药店分类分级管理新政实施等都将对大型连锁药店的并购策略及管理提出挑战。
三大连锁药店今年并购加剧
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四大上市医药连锁企业并购势头强劲,老百姓大药房并购门店数量最多,达到563家店,其次为一心堂,全年并购门店数为448家,大参林为231家,益丰药房最少,也有167家。
今年上半年,大参林、益丰药房和老百姓三家连锁药店巨头依然延续了去年的并购热情。新京报记者统计,大参林上半年新增门店479家,其中并购门店117家;老百姓新增门店534家,其中并购门店237家。2017年在四家企业门店总数上排名末位的益丰药房,今年并购“凶猛”,仅上半年就达到209家店铺,已经超过2017年全年的并购数量。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益丰药房今年4月17日首次公告披露的一起并购。公告显示,益丰药房拟以13.84亿元并购石家庄新兴药房连锁有限公司86.31%的股份。资料显示,新兴药房连锁当时拥有460家直营门店,深耕河北,2017年销售超过10亿元,此前曾获得过多轮融资,也进行过对外收购。中国医药人俱乐部创始人钱立正告诉新京报记者,新兴药房董事长郭生荣去年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导致新兴药房管理层失去核心人物,这是新兴药房最终被并购的主要原因。“新兴药房是当地第一品牌药店,重视与消费者的联系,仅石家庄市的连锁会员就达到了380万人,是很优质的并购标的。”
这笔并购被认为是中国药品零售史上最大的并购案,由于此次收购构成了重大资产重组,益丰药房当日申请停牌。8月15日,此次并购中以支付现金购买的新兴药房48.96%股权已完成过户,而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新兴药房37.35%股权,仍需中国证监会核实后实施。
8月30日,就益丰药房的并购策略及药店管理等问题,新京报记者向益丰药房发去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一心堂上半年并购速度放缓
相较于三大连锁药店的并购热情,曾被称为“收购狂人”的一心堂上半年并购速度放缓。一心堂曾坦言,主要是因为并购标的成本增加。
作为A股上市的第一家连锁药店,截至2018年6月30日,一心堂在四家上市连锁药店中拥有最多的门店——5264家。
2014年7月2日一心堂上市时,主要市场为云南和广西。此后,借助资本力量,开始大量开店和并购。截至目前,其主要业务范围已经覆盖云南、四川等十个省份及直辖市。一心堂副总裁、CFO、董事会秘书田俊曾在今年5月举行的“中信证券资本市场论坛”上透露,过去一心堂花了近18亿元并购,实现了销售近28亿元的药店资产。
一心堂2018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一心堂新增349家店铺,为四家连锁药店中最少的,基本都为自建,而去年同期新增门店中,有51.17%是收购门店。
对此,一心堂表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对门店进行集中化调整,下半年将集中力量开新店。今年计划新开800-1000家,主要以自开店为主,并购店为辅。因为2017年末行业内市场情况变化较大,并购标的成本显著增加,公司门店收购业务受到一定影响。
在8月27日一心堂发布的投资者调研会议记录中,一心堂提到,目前市场存在一些高估值购买,都是结合各自企业的实际情况考虑,一心堂会对有利于公司市场定位、且价格在能接受范围内购买。如果一个区域里人才配备不合理,即便价格便宜,并购也没有意义,因为需要投入更多的人去经营、管理才能出现效益。因此,一心堂会因地制宜,根据自身格局精准定位并购事项,才能达到投入和产出成正比。
针对一心堂放缓并购速度、并购门店管理等问题,8月30日,记者向一心堂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日未收到回复。
单体药店消失速度将会更快
今年6月,商务部发布的《2017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性和区域性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市场占有率较上年均有提升,零售市场集中度及零售连锁率不断提高。截至2017年末,全国共有药品零售连锁企业5409家(下辖门店229224家)、零售单体药店224514家。
“十三五”期间,新医改政策陆续实施,间接推动了医疗机构处方外流进程,部分区域开始积极探索医院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店零售信息共享,开展了门诊特病、慢病定点药店医保结算试点,直接推动患者向零售药店流动。在此背景下,以国药控股国大药房、中国北京同仁堂以及大参林、老百姓、益丰药房、一心堂等上市公司为代表的大型零售连锁企业,积极借助资本力量加速行业并购重组,扩大自身市场网络。
第三方医药服务体系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指出,上述连锁药店可以获得更多资金进行并购,通过快速扩张获得优势,对上游制药企业有更强的发言权。另外,随着医改推进,处方外流成为大趋势,大型连锁药店的优势也显而易见,优质药店才有可能获得机会。“区域性并购始终都在进行,关键看并购标的的质量。”
钱立正指出,中国每3500人就拥有一家药店,密度非常高。按国外标准测算,应该每6000人拥有一家药店才合理。“药店多,加上恶性竞争、固定成本(如租金、人工成本等)增高,消费者消费能力下降等,单体药店和中小连锁药店生存艰难。”
钱立正预计,未来3年内,约3万-5万家药店会关闭,很多中小连锁药店会被并购。“政府导向也是高度连锁化,因为好管理。”
单体药店消失速度将会更快,史立臣预计,单体药店每天在以百为单位消失。“中国药店并购潮还没有到来,未来5-10年,会有至少50家连锁药店能占据60%的市场。”在史立臣看来,随着药店分类分级管理制度的推行,45万多家药店预计有一半会倒闭。
问题1 快速扩张 管理费用提升
记者发现,随着门店的扩张,人工薪酬、房租费用也随之增长,相应的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也在升高。四家上市连锁药店中,大参林、老百姓和益丰药房的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均同时增加,只有上半年减缓并购步伐的一心堂销售费用上升,但管理费用下降。
从上半年关闭门店的数量来看,一心堂关闭81家店铺,居四家连锁药店之首。一心堂2018年中报数据显示,2018年1-6月,一心堂累计亏损门店1539家,收入占比13.28%,平均单店亏损1.82万元。盈利的3725家收入占比86.72%,平均单店盈利12.18万元。亏损店中,新开店及次新店(开业时间在2年以内的门店)929家。超过2年未盈利门店610家,其中半年累计亏损金额小于2.5万元的门店277家。
针对亏损门店整改,一心堂表示,亏损门店的比例在合理的可控范围内,公司设立有专门的整改项目组,对门店医保销售影响、当地政策、竞争对手情况、公司拓展计划进行分析,长期未能盈利且不具备继续开店价值的门店,会选择搬迁或撤店。
钱立正指出,扩大规模是上市连锁药店当前最大需求,快速扩张后的问题就是如何稳住门店,而且上市企业要看“成绩单”,随着门店增加,管理成本也在增加,如果运营体系跟不上,就会导致盈利性不够。因此,快速扩张之后关闭盈利性不强的门店很正常。
问题2 疯狂并购 管理难以跟上
在上市连锁药店疯狂并购的背后,还存在其他隐忧。
今年3月,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报道,三亚市“一心堂”连锁药店出现医保卡当消费卡购买非药品,以及开具虚假名称发票,涉嫌套取社保资金的情况。一心堂调查后承认情况属实,随后全面暂停相关的医保刷卡业务,并进行整改。另外,因存在开具发票与实际销售不一致、未按药品储藏要求储存陈列药品、药品与非药品未分开陈列等,今年4月,海南一心堂在三亚市、东方市、万宁市的多家零售药店先后被撤销GSP认证证书。在全面自查自检和整顿后,目前,涉及此次超范围刷医保卡等而停业整改的所有门店,均恢复营业。
“上市企业并购,资金不是问题,关键是并购后管理很难跟上,现在门店经营,特别是新店,基本都亏损,因为连锁经营成本在上升。”钱立正指出,医药行业的专业人才是关键,如果没有5年以上积淀,一个人很难胜任门店管理。而连锁药店行业,中高端管理人才匮乏,执业药师紧缺,“全国只有20多万名执业药师,与40多万家门店相比,缺口太大。”而人才紧缺,带来的就是薪资上升,加上房租上涨、监管标准日益严格等原因,导致经营门店整体成本上涨,企业要并购优质药店,成本自然会上升。而好的管理人才,可以帮助企业降低管理成本。
行业提示 并购主要风险来自分级管理
在史立臣看来,连锁药店大举并购最主要风险是未来将全面推行的药店分类分级管理。
2018年1月29日,《关于推进零售药店分类分级管理的指导意见》第三版发布,药店分类分级管理将在全国推广。4月15日起,广东省已经正式实施药店分级管理政策,依据经营面积、软硬件设施、执业药师配置人数、仓储条件等核定药店类别,并赋予相应经营权限,级别越高的药店可以卖的药品种类越多。
史立臣指出,未来可以大规模承接处方外流业务的一定是有医保资格的3A级门店,因此上市连锁药店并购门店数量规模虽然可观,但这其中有多少优质药店至关重要。“并购1000家店,最后只有100家被评为3A就坏了。大多数并购的药店质量不太好,好的药店别人也不愿意卖。”史立臣认为,一心堂上半年减缓并购步伐,以自建为主,其实也是瞄准了往最高级标准药店发展,而自建标准由企业自己掌握,可以降低管理成本。
“药店往往扎根于社区,未来药店发展的大方向是慢病管理和社区健康管理。”史立臣指出,在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协助100多家区域连锁药店做中医馆时他发现,中医馆营业能力非常强,慢病管理盈利可观。连锁药店产品品类多,如果与周边的健康管理和慢病管理融合,盈利能力将远远超过单一药品经营本身。而且中医馆现在采取备案制,成本低,利润高,通过中医馆带动,还能吸引更多人在药店消费,是一种获客方式,值得切入。

图片 1

“一心堂收,一心堂收完老百姓收,老百姓收,老百姓收完益丰收……”这条改编自《萝卜蹲》的段子估计是国内A股三大药品零售巨头跑马圈地的最真实写照了。

原标题:“4+7”带量采购政策后时代 上市连锁药店新选择在何方
●阿里、高瓴等资本为代表的知名企业纷纷涉足药店
●新医改提速,医药分离或将打开超千亿元的增量空间
●现有连锁药房业态竞争加剧, 并购扩张速度开始放缓 ●药品高毛利…

据本网编辑统计,截至目前,一心堂通过并购和开店,共新增门店约800家,老百姓通过三起并购,将119家门店收入囊中,而益丰共收购门店65家。

原标题:“4+7”带量采购政策后时代 上市连锁药店新选择在何方

值得注意的是,在三大药品零售巨头大肆扩张的同时,后续管理隐忧已现。

●阿里、高瓴等资本为代表的知名企业纷纷涉足药店
●新医改提速,医药分离或将打开超千亿元的增量空间
●现有连锁药房业态竞争加剧, 并购扩张速度开始放缓
●药品高毛利时代逐渐落幕,零售药店的未来在何方

一心堂2015年年中报告显示,涉及零售药店业务的9家子公司,仅海南广安堂实现盈利308万元,其他8家子公司分别处于不同程度的亏损。

《投资者网》向劲静

益丰以7400万收购的苏州粤海大药房盈利能力同样惨淡,其2014年营业收入为1.33亿元,净利仅为2.57万元,2015年1~7月营收为7.06千万,净利为39.64万元。

随着我国医保控费、“4+7”带量采购政策的出台、以及执业药师配备核查等政策形成的重压,再加上市场竞争的不断加剧,以阿里、高瓴、基石等资本为代表的企业和机构,也都纷纷涉足药店,这无疑也给现有的连锁药房业态加大了竞争的压力,同时,这也意味着行业将迎来新的格局和变化。

而老百姓则由于门店扩张原因,导致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大增,其2015年年中报显示,销售费用同比增长17%,管理费用同比增长28%。大肆扩张后的三大药品零售巨头,是否会踏上海王星辰的老路?

都说,如今对于连锁药店行业而言,既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差的时代。为何为最差的时代?因为内外的压力在加重。为何为最好的时代?因为随着我国新医改发展提速,医药分离、院内处方外流或将打开千亿元的增量空间。

疯狂!3巨头亿元并购频现

不过,不得不指出的是,在前期“4+7”带量采购中标结果出炉后,中选品种纷纷大幅降价,药品利润空间显著压缩。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1月底,中国药店总数达到48.9万家,其中连锁门店25.5万家。药品高毛利时代逐渐退幕时,是否将零售药店置于困境?上市连锁药店的业绩情况如何?此外,药房并购也在陡然降温当中,在这样的情况下,未来,连锁药店的新选择又将在落在何处?

今年以来,一心堂、老百姓、益丰三大连锁巨头开启了疯狂的并购模式。截至6月30日,一心堂已花费约8.88亿收购了457家门店。若加上新开门店以及尚未移交的280家门店,一心堂上半年新增门店约800家。

上市药房业绩大PK谁胜出

老百姓的并购起步较晚,但速度惊人。5月启动,当月就宣布收购安徽省合肥为民大药房25家门店,7月收购湖南娄底康一馨大药房55家门店,8月继续吃进常州市庆和堂大药房39家门店。短短3个月,老百姓通过并购增加门店119家。

日前,四大上市连锁药店,老百姓、一心堂(002727.SZ)、益丰药房(603939.SH)和大参林(603233.SH)都交出了2019年上半年的“成绩单”。从各家上市公司的半年报数据中发现,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都旗鼓相当,这四家公司上半年净赚13亿元。

而益丰的并购浪潮来的更为迅猛,出手更为阔绰。益丰于8月14日宣布斥资7400收购苏州粤海大药房。紧接着,在20日发布公告称分别以2700万、2480万、3580万、7100万收购上海五洲5家、江西采森14家、宜昌广福堂11家以及武汉隆泰34家门店。这也意味着益丰从8月14日至今不到半个月内,豪掷2.3亿收购65家门店。

具体来看,从营业收入方面,四家上市连锁药店的营业收入规模的相差不已,都超过了50亿元。老百姓、一心堂、益丰药房和大参林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5亿元、50.6亿元、50.4亿元和52.5亿元,其中益丰药房的营收同比增长68.65%,一心堂稍显逊色,增长率只有17.90%。

上市连锁巨头为何在此时集中跑马圈地?长期研究药品零售领域的广州永信药业有限公司营销总经理李秉彧分析认为,上述三家连锁的跑马圈地的原因不外乎有两点,一是抢占和巩固市场,与竞争对手拉开差距。二是构建供应链议价权的需要。通过拓展销售渠道、抢占市场份额,能加大自己在供应链上的议价权,可以更好地获得上游供应商的资源倾斜,便于降低采购成本,获取更多的营业外收入。

而就净利润来看,大参林以3.8亿元的成绩成为上半年最赚钱的连锁药店。值得一提的是,老百姓虽然在营收上排在首位,为55.33亿元,但净利润上却不如其他三家,为3.2亿元。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负责人史立臣则认为,现在离GSP改造大限还有3个月,此时药店若没通过,只能注销资格,为此,现在收购药店价格相对不高。若等到明年再启动收购,到时在营的药店都已经通过GSP,收购价格将有所上升。为此,便出现连锁巨头在上半年集中跑马圈地的现象。

前些年,四大上市连锁药店都在以各自的速度去争抢市场份额,其门店数量也在不断增长。其中,门店扩张速度较快的是一心堂,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一心堂的直营连锁门店共计6129家,净增371家,云南省内门店数量占比约为61.1%,拥有医保资质门店4923家,这一数据超过其他三家同行的数量。

大肆扩张重蹈海王星辰覆辙?

不过,通过对比今年的上半年年报数据发现,四大上市连锁药店的开店开始速度放缓,发展的步伐不再像前几年那么迅速。对此,一心堂董事长阮鸿献在2019年西普会上坦言,“近期出台了不少针对药店的监管政策,尤其是今年3·15媒体曝光后引起广泛关注的执业药师政策,给新开药店带来影响。“

面对着连锁巨头的急速扩张,不少业内人士一边围观,一边为其担忧:如何保证快速扩张后的管理以及利润?是否会踏上海王星辰的老路?

高利润空间收窄谁承压

海王星辰于2007年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上市后便开始了快速扩张的步伐,2007年以每天开1.5家的速度跑马圈地,当年年底门店数量达2000家。但是海外星辰的快速扩张也为后续的管理埋下隐患。

尽管目前四大上市连锁药店的业绩还可以,但整个2019年上半年报也在透露另一个信号,那就是销售毛利率普遍承压。

为此,近这几年来,海王星辰开店与关店并存,不断新增门店也不断关闭亏损的门店。其2014年年报显示,公司2014年营收29.53亿元,亏损1380万元,期间,新开130家门店,关闭216家,截至2014年年共有门店1980家。

这四家上市公司当中,销售毛利率下滑幅度比较大的是一心堂,上半年的销售毛利率为38.79%,下滑3.03个百分点。同时,其他三家也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比如:大参林下滑1.67个百分点到40%;老百姓下滑1.74个百分点到34%;益丰药房也下滑1.49个百分点到39%。

李秉彧表示,一心堂、老百姓、益丰的扩张与海王星辰当年的扩张有本质上的区别。前三者主要通过并购来实现扩张,被并购的企业已经在市场上打拼多年,具有一定且稳定的消费者基础。后者是自我扩张,即通过大量的开店来实现。

其中,针对一心堂的销售毛利率下滑,西南证券研究报告认为,主要是一心堂新开门店多数处于县级以上及低毛利的处方药销售占比提升所导致的。

大量开店要求新开门店必须锁定固定的消费者群体,也就是门店的品牌度和消费者的口碑度有效的结合。为此,新开门店需要充分利用连锁总部的资源且并顺应市场变化做出及时的灵敏反映。但现实情况,恰恰与之相反。

在行业毛利率下滑的情况下,从而四大上市连锁药店的业绩增速也因其影响而放缓。除此之外,由于带量采购政策的推进,使得处方药降价成为不可逆的趋势,这也进一步压缩了处方药利润空间。

对于一心堂等主要通过并购完成扩张的模式,李秉彧认为,大肆扩张后这些巨头所面临的问题将是企业文化的融合。收购企业和被收购企业各自的管理方式不同,管理思想不同,这将为收购者对被收购者在短时间进行改造带来了困境。

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中康CMH研究表示,“随着未来越来越多品种纳入带量采购,大量药品降价后,连锁药房若未能争取到和公立医疗体系相同的医保资源,可操作的低价品种或将越来越少,并且在商保体系不够成熟的环境下,更无法解决高价药的支付问题,可操作的高价药市场空间也会有局限。”

本网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内容合作请联系:020-85501999-8819或39media@mail.39.net

“不敢有半点闪失”又为何

最近,在一年一度的西普会上,老百姓董事长谢子龙公开表示:“行业的疯狂并购为什么停下来了?一是估值太高;二是未来不确定性太多。我们公司最近有几个并购案子给我看,都被我否定了,一方面,并购标的还是按照大盘5300点的估值跟我谈,这我肯定做不到;另一方面,行业现在有太多不确定性,一旦有不利的政策出现,有可能会导致巨大损失,加上药品零售行业又是一个毛利率非常低的行业,我们现在不敢有半点闪失。”

一句“不敢有半点闪失”,折射出当前连锁药店行业的“真相”。

据中康CMH数据发布的最新数据,药房行业目前以规模扩张为主,百强连锁平均单产由2017年的193.63万元下降到2018年的181.06万元。

数据同时显示,2018年全国药品零售终端市场总体规模达到3842亿元,较2017年的3664亿元增长4.85%,这一增速较2017年的8.15%下降3.6个百分点,创下20年新低。不仅如此,还预计今年与2018年相比,各大终端增速均出现下滑。

就以老百姓来说,今年一季度老百姓新增直营及并购门店数量为200家。要知道,去年这以数据为355家。除此之外,其他几家的扩张速度都在放缓。其中,今年一季度,大参林新增门店数量是155家。而在去年同期,大参林新增门店数量一度高达263家。

业内人士表示,当前药品零售产业竞争形势不容乐观。首先是药品零售低增速状态延续,其次,在低增速状态下,药店数量还在增加,导致单店服务人口平均数继续下降。另外,百强连锁平均单店营业额出现下降;全国范围看,中小型门店业绩下滑占比最大。虽然院内处方外流是趋势,但外流的趋势尚不明显。并且,随着医改政策、医保控费等改革的实施,将会持续对行业产生影响,从而制约药品销售规模的高增长。

如此一来,未来国内医药零售行业是否也会走向日本模式?即医药严格分家,专业药房和药妆店平行发展,连锁化成主流。

就此,益丰药店相关人士对《投资者网》表示:“个人认为,未来的中国药店仍然以专业药房为主。目前,中国药店的连锁化率50%左右,前100位药品零售连锁企业销售额占零售市场总额30.7%,前10位企业占销售总额17.4%,前5位企业占销售总额11.3%。而日本,WELCIA、鹤羽和松本清等为首的前十家企业占据了日本药品零售市场67%的市场份额。美国三大药房控制了超过80%的市场份额。因此,中国药品零售市场集中度未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连锁化率的提升是行业竞争的必然结果,也受到了行业政策的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