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29岁人流6年后同房未避孕2年未孕。患者自诉平素月经规则,末次月经2016年6月4日。6年前行人流术,术后正常性生活至今未孕,无腹痛腹胀、无月经量减少等不适症状。2016年5月份因要求怀孕至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就诊,行彩超检查,报告示:右侧输卵管积水,左侧卵巢多发巧克力囊肿,左附件区混合性包块:考虑为输卵管增粗伴积水可能性大。为进一步就诊至我院,门诊拟“继发性不孕,盆腔包块性质待查:巧克力囊肿?”收入我科住院。既往体健,否认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史,否认乙肝、结核等传染病史,无手术及外伤史,无输血史,无食物及药物过

女性,35岁超声发现子宫肌瘤一个月伴下坠感患者平素月经规则,14岁3/30天,血量多,不伴痛经。1个月前因久未月经来潮,下坠感明显来我院就诊,超声示:宫内早孕子宫肌瘤。即行无痛人流术,现月经干净1天,复查超声:子宫多发肌瘤,为行进一步治疗入我院。患者自发病以来精神可,饮食、睡眠可,二便正常,未见消瘦。既往体健,无高血压、糖尿病及传染病史。无外伤及手术史,否认药物过敏史。孕2产1人流1,第一胎足月剖宫产。1个月前行无痛人流术。T:36.9℃,P:84次/分,R:18次/分,BP:135/80/mm

一位47岁不孕患者,来诊。被告知助孕成功率低,建议放弃。一月后患者选择手术,疏通输卵管。至今术后一年,未孕。

一位28岁的患者,3年前在外院行盆腔粘连松解术,术中行一侧“巧克力囊肿”挖除术,诊为子宫内膜异位症。术后一年囊肿复发,又再次手术,术后至今未孕。来诊前造影示“双侧输卵管梗阻”,内分泌检查提示“卵巢功能低下”。山东大学附属生殖医院生殖中心高芹

一位30岁不孕夫妇,男方严重少弱精,女方因输卵管问题在外院行腹腔镜手术,疏通输卵管。术后2年不孕来诊。在我院检查,男方精液情况无自然怀孕的可能,只能行“二代试管婴儿”。

一位26岁患者,至今仅通过药物来月经2次。男方正常。女方于半年前在外院行输卵管疏通术。来我院检查系“卵巢早衰”患者,不论药物促排卵还是自然排卵,均无可能。建议接受供卵。

一位40岁患者,在我院行2个周期“试管婴儿”,未孕。因高龄,卵巢功能不好,每次仅获卵2-3枚。失望。后在外院行输卵管粘连松解,子宫肌瘤挖除,术后一年多不孕。43岁时再次来我院要求试管,促排卵2个周期,均无卵泡发育,放弃。

还有,还有。。。。

在导致不孕的病因中,输卵管疾病是女性不孕的重要原因之一。生殖手术和试管婴儿
{ 体外受精-胚胎移植}
都是治疗输卵管性不孕的主要方法。如何选择,需要拿捏到位,这个过程,需要医生和患者共同参与。二者没有绝对的好与坏。只有权衡利弊,个体化治疗。

生殖手术好。这里主要指针对输卵管粘连,积水所行的腹腔镜或开腹手术。手术可以改善输卵管功能,切除卵巢囊肿、改善患者的盆腔疼痛和不正常月经等症状,如手术成功可以试行自然受孕,避免奔波就医的辛苦。但须承担手术本身的风险。同时术后输卵管还有可能再次粘连。

试管婴儿好。避免了手术本身的风险,周期妊娠率最高,可达50%
。但是相对较高的治疗费用,不尽人意的成功率,希望和失望煎熬等等,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接受的。另外试管婴儿本身也有相关风险,如有多胎妊娠和OHSS的危险。

由此看来,在生殖手术和IVF的选择上临床医生需要给予患者个体化的建议。何谓个体化的建议,即综合患者年龄、卵巢储备功能、既往生育史、手术史、输卵管病变程度、丈夫精液情况、是否合并其他不孕因素和医生的经验技术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制定治疗方案。同时,经济、医疗保险等在选择时也应考虑在内。这个过程,除了应有医患双方共同参与,还应有生殖医学医生和妇科医生共同会诊。

所以,当你选择试管婴儿时不妨听听手术医生的意见。

当你选择手术时,更应听听生殖医学医生的意见。这点尤为重要。因为,手术没有回头路。

我认为,前面所举的几个例子,关于手术的选择,考虑欠妥。

一位47岁不孕患者,来诊。被告知助孕成功率低,建议放弃。一月后患者选择手术,疏通输卵管。至今术后一年,未孕。—-47岁,在生育方面已属高龄,自然怀孕的几率可用个位数表示。在这种情况下让患者承受手术风险与所获益处比较,悬殊太大。

一位28岁的患者,3年前在外院行盆腔粘连松解术,术中行一侧“巧克力囊肿”挖除术,诊为子宫内膜异位症。术后一年囊肿复发,又再次手术,术后至今未孕。来诊前造影示“双侧输卵管梗阻”内分泌检查提示“卵巢功能低下”。—-二次手术,尤其是子宫内膜异位症的二次手术,对卵巢损伤较大,这与内异症的病理特性有关。如患者术前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建议试管。二次手术应慎重。

一位30岁不孕夫妇,男方严重少弱精,女方因输卵管问题在外院行腹腔镜手术,疏通输卵管。术后2年不孕来诊。在我院检查,男方精液情况无自然怀孕的可能,男方精液情况只能行“二代试管婴儿”。—-不考虑男方的生育能力,盲目手术,即使手术成功,仍需试管。这是不是“花钱买罪受”,“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位26岁患者,至今仅通过药物来月经2次。男方正常。女方于半年前在外院行腹腔镜下输卵管疏通术。来我院检查系“卵巢早衰”患者,不论药物促排卵还是自然排卵,均无可能。建议接受供卵。—这位患者,自然受孕的可能性极小。承受手术之重,意义何在?

一位40岁患者,在我院行2个周期“试管婴儿”,未孕。因高龄,卵巢功能不好,每次仅获卵2-3枚。失望。后在外院行输卵管粘连松解,子宫肌瘤挖除,术后一年多不孕。43岁时再次来我院要求试管,促排卵2个周期,均无卵泡发育,放弃。—–对这位患者来说,生育年龄转瞬即逝,选择手术,也是无奈之举。只是希望,手术前患者已充分咨询,慎重考虑,权衡利弊,最后才痛下决心。

鉴于“手术没有回头路”,建议有生育问题的患者手术前最好与生殖医学的医生沟通一下。无论作何选择,在生殖手术和IVF-ET治疗前,患者应该知道治疗的时间、费用、安全性、预后及其对患者今后生育功能的影响,以利于其选择正确的治疗方案,缩短治疗后妊娠时间。这就叫–知情同意。

–手术前,不妨与生殖医生有个约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