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现场近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大连自然博物馆在大连市复州湾地区进行地质古生物调查时,发现了很可能与北京周口店猿人同时代的古人类活动遗址骆驼山金远洞。据称,这很可能是迄今为止东北地区一处最为古老的文化遗存。该遗址的时代很可能比辽宁营口金牛山遗址和本溪庙后山遗址(20万年左右)略早,有可能将东北地区出现古人类活动的时间提前至50万到30万年前。此次发现的骆驼山化石点位于渤海的复州湾海岸边,复州湾镇东南3公里的骆驼山石灰石采矿场。据大连自然博物馆地层古生物学专家刘金远介绍,很多时候考古的发现是非常偶然的,在不久前采矿场的工人们发现爆破开来的石头里常常会有类似动物骨骼的化石标本,起初并未引起大家的注意,直到一位乡民将一块动物化石拿到了大连自然博物馆后,才引起古生物学方面专家的注意。刘刘金远说:我们得到消息就立即赶到化石地点。采矿爆破将这个地点暴露出来了,当时观察下沉积物的特征,里面有很多动物化石,初步观察发现这个和大连其他地区发现的物种都不一样,分析出这个应该是一个比较早的地点。然而,爆破采矿使含化石的地层沉积物和骨骼残片几乎全部暴露于地表,虽已不具备整体发掘价值,但必须立刻对化石点进行抢救性清理,否则这些珍贵的古动物化石将风化、流失殆尽。在今年8月至10月间,大连自然博物馆与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联合组成的骆驼山古动物化石抢救性清理小组,组织多批次人员对该化石点进行了集中的抢救性清理。截至目前,对该遗址的发掘面积仅有100多平方米,已发现的化石超过30种。已经获得万余件动物化石标本,其中头骨、关节骨、牙齿等有研究和展览价值化石标本2000余件,石制品多块。在大连自然博物馆的展室内,看到了已经初步整理出来的化石。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金昌柱拿着一块牙齿化石说,这是古老的剑齿虎,也就是巨颏虎的牙,这个发现让专家们非常兴奋。因为巨颏虎、纳玛象等化石均是首次在东北地区发现。金昌柱研究员说:金远洞发现的巨颏虎化石,与此前东北地区如本溪庙后山发现的巨齿虎是不同的种类。我们这次发现的巨颏虎,它的形态特征更加原始,地质时代更加古老,在周口店猿人遗址中也同样发现了巨颏虎化石。据悉,本次骆驼山发掘出的哺乳动物化石依动物群分析其时代为中更新世,距今50万年左右。金昌柱研究员介绍说,骆驼山化石点的哺乳动物化石种类多样,典型的化石种类有纳玛象、硕猕猴、中国鬣狗、剑齿虎、梅氏犀、三门马、杨氏虎、肿骨鹿、葛氏斑鹿、李氏野猪、獾等。根据洞穴沉积物的性状和动物群组合的特征,该遗址的地质时代为新生代第四纪的中更新世。这些发现不仅填补了大连地区中更新世地层的空白,也极大地丰富了东北地区中更新世动物群的化石组成。专家介绍,从动物地理上讲,我国东北地区的动物群通常会与华北地区的有很大不同,其特征表现为更加适应寒冷气候。然而这次骆驼山金远洞出土的哺乳动物化石中,有很多喜暖的动物,例如纳玛象、居氏大河狸、李氏野猪和硕猕猴等等,这种亚热带和温带特色的动物群组成与北京周口店遗址中的哺乳动物群极其相似,而与之前东北地区发现的披毛犀猛犸象动物群有很大差异。金昌柱研究员说:这个是我们在东北地区第一次发现的纳玛象化石,纳玛象是在亚热带和暖温带地区生活的,喜欢温暖气候。东北地区以前从来没发现过,所以我们在大连地区发现纳玛象化石后非常激动,这个化石本身说明东北地区(当时)的气候条件是温暖潮湿的。说明当时处在一个典型的温暖湿润的间冰期。既然发现了哺乳动物化石群,那么骆驼山是否存在人类遗迹呢?这个问题让专家组感到兴奋。在清理过程中,研究人员发现了数十件疑似人工砍砸痕迹的残破动物管状骨骼等骨制品和若干件石制品。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黄慰文鉴定,本次发现的石制品是古人类使用的旧石器,所以,骆驼山化石点是一处重要的古人类活动遗址,同时也是继古龙山遗址发现之后大连地区的又一处古人类活动遗址。在挖掘现场,黄慰文研究员找到了一块不同寻常的石头,这块石头可是个宝贝,这是旧石器时代中期的,这个叫做打石片的预制技术,这个标本的发现意义很大,对判断我们这个遗址是一个单纯的古生物遗址还是早期人类活动的遗址,是一个非常过硬关键的证据。而在大连市自然博物馆内还有一块特殊的石头,是研究人员前期带回来的,黄慰文研究员说,骆驼山的岩石都是灰岩,这块则是石英砂岩,也就是说这是外来的石头,那么最大的可能是人搬运过来的,搬过来做石器,这块石头也是罗通山有人活动的证据之一。比较遗憾的是,现在骆驼山还没有出现人类骨骸或者牙齿。对此专家们却信心满满,他们表示,对于骆驼山化石点的挖掘还仅处于初步挖掘阶段,相信随着发掘和研究工作的逐渐深入,古人类化石的发现是完全可以期待的。毕竟周口店的古人类头骨化石也是在开始发掘8年之后才浮出水面的。在此次挖掘中,专家称,大连市喀斯特岩溶地貌发育,产生大量的天然洞穴,这为古人类和古生物提供了天然的庇护,蕴藏了丰富的古人类和古生物。此前就挖掘出了瓦房店晚更新世的古龙山古动物化石点和甘井子区早更新世的海茂采石场古动物化石点。根据动物群组合特征和演化水平分析,骆驼山遗址的时代很可能比辽宁营口金牛山遗址和本溪庙后山遗址(20万年左右)略早,而与北京猿人遗址第一地点周口店组中、下部大致可以对比。这有可能将东北地区出现古人类活动的时间提前至50万到30万年前。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所长周忠和说,大连骆驼山古人类活动遗址发现的重要性在于,首次在东北地区发现与北京周口店猿人遗址时代相当(50万年)、动物群性质一致的遗址,而且它很可能是迄今为止东北地区最为古老的文化遗存之一。对探讨东北地区人类的演化、文化起源序列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骆驼山动物群化石组合的研究对大连地区古气候、古环境探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通过对不同海拔高度的第四纪洞穴堆积开展进一步的调查很有可能在古人类学和旧石器文化遗存等材料方面取得重要发现。

图片 4

编辑:孙毅

图片 5

近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大连自然博物馆在瓦房店复州湾骆驼山,发现了一处重要的古人类活动遗址。专家推测,该遗址的时代很可能比辽宁营口金牛山遗址和本溪庙后山遗址更早,与北京周口店猿人所处时代相近,有可能将东北地区出现古人类活动的时间提前至50万到30万年前。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所长周忠和接受采访时说:大连骆驼山古人类活动遗址是首次在东北地区发现与北京周口店猿人遗址时代相当、动物群性质一致的遗址,它很可能是迄今为止东北地区最为古老的文化遗存之一。

骆驼山遗址的发现比较偶然。大连自然博物馆地层古生物学专家刘金远介绍说,骆驼山现在是鞍钢集团矿业公司的一处采石场。几个月前工人发现爆破开出的石头里常常有类似动物骨骼的化石,起初并未引起大家的注意,后来一位乡民将一块动物化石拿到了大连自然博物馆,立即引起古生物学专家的注意。采矿爆破将这个地点暴露出来了,观察下沉积物的特征,里面有很多动物化石,初步观察发现和大连其他地区发现的物种都不一样。

今年8月至10月间,大连自然博物馆和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联合组成了骆驼山古动物化石抢救性清理小组,组织多批次人员对该化石点进行了集中的抢救性清理。截至目前,对该遗址的发掘面积仅有100多平方米,就已发现化石30多种,获得万余件动物化石标本,其中头骨、关节骨、牙齿等有研究和展览价值化石标本2000余件,石制品多块。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金昌柱拿着一块牙齿化石介绍说:这是古老的剑齿虎,也就是巨颏虎的牙,这个发现让专家们非常兴奋。因为巨颏虎、纳玛象等化石均是首次在东北地区发现。

研究人员介绍说,骆驼山遗址发现的巨颏虎化石,与此前东北地区如本溪庙后山发现的巨颏虎是不同的种类,它的形态特征更加原始,地质时代更加古老,在北京周口店猿人遗址中也同样发现了这样的巨颏虎化石。此外,这次骆驼山遗址出土的哺乳动物化石中,有很多喜暖的动物,例如纳玛象、居氏大河狸、李氏野猪和硕猕猴等,这种亚热带和温带特色的动物群组成也与北京周口店遗址中的哺乳动物群极其相似,与之前东北地区发现的披毛犀-猛犸象动物群有很大差异。专家推断,此次骆驼山发掘出的哺乳动物化石依动物群分析其时代为新生代第四纪的中更新世,这些发现不仅填补了大连地区中更新世地层的空白,也极大地丰富了东北地区中更新世动物群的化石组成。

除了哺乳动物化石群,在清理过程中,研究人员还发现了数十件疑似人工砍砸痕迹的残破动物管状骨骼等骨制品和若干件石制品,这也让研究者们感到非常兴奋,因为这意味着此处可能存在人类遗迹。在挖掘现场,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黄慰文拿着一块石头说:这块石头可是个宝贝,是旧石器时代中期的石器,用的是打石片的预制技术,这个标本的发现意义很大,对判断这个遗址到底是一个单纯的古生物遗址还是早期人类活动的遗址,将是一个非常过硬关键的证据。黄慰文说,骆驼山化石点是一处重要的古人类活动遗址,同时也是继古龙山遗址发现之后大连地区的又一处古人类活动遗址。

比较遗憾的是,现在骆驼山还没有发现人类骨骸或者牙齿。对此研究者们信心满满,他们表示,对于骆驼山化石点的挖掘还仅处于初步挖掘阶段,相信随着发掘和研究工作的逐渐深入,古人类化石的发现是完全可以期待的。毕竟周口店的古人类头骨化石也是在开始发掘8年之后才浮出水面的。

专家表示,大连骆驼山古人类活动遗址的发现,对探讨东北地区人类的演化、文化起源序列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骆驼山动物群化石组合的研究对大连地区古气候、古环境探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通过对不同海拔高度的第四纪洞穴堆积开展进一步的调查很有可能在古人类学和旧石器文化遗存等材料方面取得重要发现。(图/陈阳
文据大连日报整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