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消息,3月10日美国FDA就降低部分食品中丙烯酰胺发布行业指南。

上海“福喜”以大量过期变质肉类原料供应麦当劳、 肯德基
必胜客等知名店家的丑闻近日曝出,几乎同时 ——丙烯酰胺再袭薯条
奥巴马夫人米歇尔近日发誓戒掉炸薯条 阅…

图片 1

丙烯酰胺是部分食品在煎炸、焙烤等高温烹调时形成的一种化学物质。美国国家毒理学项目将该物质定义为“合理预判人类致癌物”。目前食品行业部分领域已经开始采取措施降低丙烯酰胺含量。

上海“福喜”以大量过期变质肉类原料供应麦当劳、

首先,速溶咖啡中确含有丙烯酰胺。1994年,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把丙烯酰胺列为2A类致癌物,即对人类具有潜在致癌性,但至今尚缺乏流行病学证据。

为降低丙烯酰胺对人类健康的风险,美国FDA行业指南建议食品企业了解食品中的丙烯酰胺水平并采取合理措施降低含量,同时列出了食品业界可采取的措施。

肯德基 必胜客等知名店家的丑闻近日曝出,几乎同时

那么,速溶咖啡中哪来的丙烯酰胺?生料绿咖啡是不含的,当绿咖啡经高温烘焙为咖啡豆,每公斤含丙烯酰胺约300微克;待从咖啡豆中提取出速溶咖啡来,每公斤含丙烯酰胺的量就高达700到1000微克。通常,速溶咖啡丙烯酰胺含量,是咖啡豆的2到3倍。

该指南关注的重点是原材料、加工工艺、土豆基食品配料、谷物食品(饼干、早餐、面包等)、咖啡等丙烯酰胺源。

——丙烯酰胺再袭薯条

“当焙烤、油炸等加热过程超过120℃,食品中就会产生丙烯酰胺,且温度越高、加热时间越长,形成的丙烯酰胺越多。”所以,包括薯片、炸薯条、大麦茶、烧炒的菜肴等,无论油炸还是非油炸,只要加热程度足够,乃至香烟燃烧,都会产生丙烯酰胺。

由于丙烯酰胺主要在土豆类食品、谷物食品以及咖啡中被发现,因此FDA对消费者最好的建议是吃的健康,参照《美国人膳食指南》中多食蔬果、谷物、低脂牛奶、瘦肉等建议。

奥巴马夫人米歇尔近日发誓戒掉炸薯条

速溶咖啡、薯片和香烟哪个所含的丙烯酰胺浓度高?

原文链接:<;

阅读提问——

10年前,薯片中丙烯酰胺含量,要比同单位的速溶咖啡高。通过这些年降低丙烯酰胺的薯片生产工艺改良,如今两者含量已差不多。相对而言,香烟燃烧中释放的丙烯酰胺最低。

啥是“丙烯酰胺”和“美拉德反应”啊?

尽管速溶咖啡和香烟中都含丙烯酰胺,但两者不能简单类比。前者属于热加工食品,而后者属于烟草制品,属性不同。如果一定要“比”,那么,抽烟的致癌风险最大,早被世卫组织确认。

丙烯酰胺最大的危害是什么?

已知香烟烟雾中,含有4000多种化学物质,其中400多种确认对人体有毒,约60种为致癌物质或协同致癌物质。早在2009年,世卫组织就把香烟和砒霜列为“具有同等杀伤力的高危致癌物”。世卫组织不仅禁烟,还禁止“其他形式的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而速溶咖啡中的丙烯酰胺,充其量只是“潜在致癌物”。再者,多数人喝速溶咖啡频率,不可能比抽烟高。

丙烯酰胺安全摄入量有无标准?我们每天吃入的会有危害吗?

一句话,“喝速溶咖啡比吸烟更致癌”的说法不成立。“速溶咖啡可放心喝!”

炸薯条和爆炒西葫芦,哪个丙烯酰胺含量更高?

当然,说速溶咖啡致癌风险小,并非提倡无节制饮用。2005年4月,当时的卫生部就发布公告,建议国人减少含丙烯酰胺食品的摄入,其含量依次为薯类油炸食品、谷物类油炸食品、谷物类烘烤食品和其它食品。“尽管速溶咖啡、大麦茶、玉米茶等含量排名靠后,但也不可掉以轻心。”

丙烯酰胺,可能从膳食中完全消失么?

每天喝多少速溶或现磨咖啡为宜?

外面店家生产出来的丙烯酰胺含量高,我宁可吃手工制作的,这种判断正确吗?

这正是我们研究的课题。”她坦率地说,相对于薯片、方便面及洋快餐,速溶咖啡中丙烯酰胺的形成机理和产生途径尚未搞清,也是目前热加工食品中的世界难题。

近日,有媒体检测了三家洋快餐里的丙烯酰胺,结果发现肯德基的炸薯条里丙烯酰胺含量达到每公斤280微克,比麦当劳高出40微克。丙烯酰胺到底是怎么进入炸薯条的,280微克到底多不多,会不会有健康问题,你该注意些什么?且待我一一解释。

“不管是速溶还是现磨咖啡,首先是适量,每天上限不应超过5袋。”张英说,她的建议参考了2015版《美国居民膳食指南》,其中“支持喝咖啡”的表述是,“有强烈证据支持每天喝3~5杯咖啡是健康饮食,甚至可以降低患2型糖尿病和心脏病的风险。还有一些忠告:不要从奶油、牛奶和糖分中获取增加的热量;同时反对超市中流行的超大杯能量饮料;建议孕妇每天饮用咖啡限制在2杯以内。”

首先更正一下,根据薯条丙烯酰胺平均含量以及既往文献数据,初步判断媒体报道有误,“280微克每百克”应为“280微克每公斤”。

如果把咖啡当水喝,摄入过多咖啡因,大脑就会由兴奋转为抑制,人很可能变抑郁了。

丙烯酰胺哪儿来的?

丙烯酰胺在人类漫长的烹饪史中一直存在,只不过2002年才有瑞典科学家在食物中发现它的踪迹,随后英国、挪威等多国科学家证实了这一结果,所以这又是一个“吃了几千年都没事,结果还真有事”的典型案例。

丙烯酰胺是由“还原糖”和某些氨基酸在油炸、烘焙和烤制过程中,通过“美拉德反应”产生。美拉德反应其实你并不陌生,简单讲就是食物颜色逐步变深并散发诱人香味的过程,比如烤肉、烤面包等。

哪些因素影响食物中丙烯酰胺的含量?

食物中丙烯酰胺的含量与食材的成分密切相关。比如咖啡、土豆、谷物等“高碳水化合物、低蛋白质”的食材加工产生的丙烯酰胺就比较多。这是食物的天然属性决定的,因此汉堡王也不可能做出“不含丙烯酰胺”的炸薯条,换谁也不行!

温度是另一个重要的因素,丙烯酰胺在120℃以上的高温下生成,140℃-180℃产生的量最多。

加热时间也发挥着重要作用,越是炸得脆、烤得干的食物,丙烯酰胺的含量通常也越高,例如炸薯片的丙烯酰胺含量约为炸薯条的2倍,硬面包就比软面包含量高。

食物的储存、加工方式也影响丙烯酰胺的生成。以土豆为例,根据美国FDA的研究,油炸土豆的丙烯酰胺含量比焙烤土豆制品的高,如果用微波炉烤制带皮的土豆则不产生丙烯酰胺。其他降低丙烯酰胺的方法,比如炸土豆之前泡15-30分钟,土豆储存在阴凉干燥避光的地方,不要在冰箱冷藏土豆等等。

快餐店的炸薯条和自家炸的薯条比呢?

对于食品企业来说,由于有良好的工艺控制,因此丙烯酰胺的含量其实是比较低的,家庭烹饪产生的丙烯酰胺可能更多。比如某厂家的方便面饼是130℃炸2分钟,丙烯酰胺含量约为每公斤30微克,而央视记者在街边小摊上买的油条大约是220℃炸1分钟,丙烯酰胺达到每公斤495微克,比报道中的炸薯条还高。

更具可比性的是,在家炸薯条,油温约190℃,用时3分钟,丙烯酰胺含量达到每公斤1110微克,是本次媒体报道数值的4倍左右。这是由于快餐企业的炸薯条在油温控制、油炸时间方面都有严格而精确的操作规范,因此丙烯酰胺比家里炸得更少。

2002年瑞典官方的一份数据也可以参考:麦当劳炸薯条丙烯酰胺含量为每公斤380微克,汉堡王为514微克。正因如此,欧盟认为在家炸薯条可能使丙烯酰胺的总摄入量增加80%。

你吃进去的丙烯酰胺来自哪些食品?

很多高温处理的食物都会含有少量丙烯酰胺,但咖啡、油炸或烘焙的土豆是欧洲成年人丙烯酰胺的主要摄入来源,而小孩子吃进去的丙烯酰胺有一半来自炸薯条。东方人的饮食习惯有所不同,根据香港食物安全中心的估计,当地人摄入的丙烯酰胺有约45%来自炒菜。这主要源于爆炒的烹饪方式,比如爆炒西葫芦的丙烯酰胺含量可以达到每公斤360微克,比炸薯条还高。由于内地居民也喜欢煎炒烹炸,因此和香港的状况差不多。48%来自蔬菜,27%来自谷物,来自薯类食品仅为8%。

丙烯酰胺有哪些危害?

首先它是一种潜在致癌物,已经有确凿证据证明它能导致动物的癌症。是否导致人类癌症还无定论,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均在关注和研究中。

其次它可能有损神经系统、婴儿早期发育和男性生殖健康。某些特殊职业人群可能因为大剂量的摄入而造成神经损伤或其他健康损害,但靠吃是吃不到这种量的。

我们到底吃了多少丙烯酰胺?会不会有问题?

别看个别食物中的丙烯酰胺含量不低,但我们总体上吃进去的丙烯酰胺并不多,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平均水平是每人每天20-30微克。不同国家消费者吃进去的丙烯酰胺虽然来源有所不同,但其实也差不太多,东方人的摄入量还会比西方人稍低,比如我国的平均摄入量大约是18微克,总体上是不足为虑的。

在健康影响方面,以最敏感的实验动物的数据和人的平均数据作比较,大约有200-300倍左右的安全系数。国际权威组织JECFA据此认为,应对其潜在致癌性给予关注,因为对于潜在致癌物,这个安全系数还不够高,对于其他可能的副作用则可以忽略,仅建议采取合理的措施来降低食品中丙烯酰胺的含量。

目前世界各国如何控制食品中的丙烯酰胺?

目前世界各国尚未制定食品中的丙烯酰胺限量,但大家都在努力减少食品中的丙烯酰胺。比如国际食品法典、美国、欧盟等均为工业界提供了降低食品中丙烯酰胺的操作指南。欧盟提出了一个参考值用于督促和指导企业降低丙烯酰胺含量,“雀巢咖啡丙烯酰胺超标”的乌龙新闻就是因为对这个参考值的误读。

在政府、科学界和工业界多年的共同努力下,控制丙烯酰胺已经取得一些效果。以欧盟为例,薯片里的丙烯酰胺平均含量从2002年的每公斤736微克降低到2011年的358微克,差不多降到了原来的一半。

消费者该注意些什么?

事实上,丙烯酰胺不可能从膳食中完全消失,也没有哪个国家或组织建议消费者不吃炸薯条、炸薯片、咖啡、谷物等食品。综合世界各国政府给消费者的建议,其实主要就是两方面:

一是从烹饪方式上,多蒸煮炖、少煎炸烤。不要温度过高或加热时间太长,但应保证烧熟煮透,以避免食源性疾病。蔬菜在炒之前焯水有助于减少丙烯酰胺生成。

二是从饮食习惯上,提倡平衡膳食,减少油炸和高脂肪食品的摄入,多吃水果和蔬菜。只要做到这一点,别说丙烯酰胺,连反式脂肪都不用担心了。

钟凯: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风险交流部副研究员、食品安全博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