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解放军报

图片 1

11月20日,日本“安全保障与防卫力量恳谈会”在首相官邸召开第5次会议,政府相关人员向恳谈会成员出示了新版《防卫计划大纲》概要。同日,自民党与公明党针对新防卫大纲内容召开执政党工作小组会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预计会在12月18日的内阁会议上,批准通过旨在规划未来10年自卫队力量建设的新防卫大纲。

原标题:加大经费投入力度,推进自卫队武器装备向智能化方向转型——警惕日突破“专守防卫”新动向

近年来,日本加紧出台相关政策文件,战略上高度重视推动人工智能技术的军事化应用。同时,日本也在加大经费投入力度,积极推进自卫队武器装备向智能化方向转型。这表明日本企图借助新一轮技术革新东风,提升自卫队整体战斗力,谋取未来战场制胜先机。日突破“专守防卫”理念的新动向引发世人高度警惕。

图片 2

图片 3

战略重视,谋求未来战场军事技术优势

去年开始,安倍晋三及防卫省官员多次透露出修改2013年版防卫大纲的意愿。今年6月,自民党安全保障调查会及国防小组向安倍提交了防卫大纲的修订建议。随后,政府相关人员结合上述建议开始拟定大纲草案。11月20日披露的防卫大纲概要,基本呈现了日本瞄准未来指导自卫队建设的核心内涵。
发展太空、网络、电磁领域作战力量
新大纲概要将“构筑并强化自卫队在太空、网络、电磁领域的作战能力”列为未来建设的优先事项,表示要以异于往常的速度发展军事力量。据了解,新大纲将提出“跨域防卫”概念,强调构筑陆海空自卫队在多重领域的联合运用能力。针对这一点,日本防卫省正讨论成立统管太空、网络、电磁等领域相关作战力量的综合部门。
在太空领域,防卫省已决定在2022年度左右设置用来监视他国卫星及火箭残骸的“太空部队”,并会将相关内容列入到新大纲中;在网络领域,防卫省近年来新建和重构了多个不同层次的网络部队,新大纲预计会对网络防护队、西部方面系统防护队等部门的扩充与重构加以说明;在电磁领域,新大纲将会明确写入“提升F-15战机的电子战能力、引进网络电子战系统、强化电磁干扰作战能力”等内容。
强化离岛夺还及海空作战能力
新大纲概要表示“作为海洋国家,确保海上交通与航空交通的安全是和平与繁荣的基础”,并将“应对岛屿攻击”作为自卫队力量建设的主要内容之一。可见,新大纲将要求继续强化离岛夺还及海空作战能力。
近年来,日本为强化在东海海域的侦察监视及作战能力,开始关注无人机的引进与运用问题。日本政府已决定从美国引进3架RQ-4“全球鹰”无人侦察机,近期又开始探讨引进“复仇者”无人攻击机。其探讨结果将会反映在新大纲关于“无人机运用”的相关论述中。此外,鉴于航空自卫队的F-2战机将于2030年后开始退役,新大纲可能也会明确F-2战机后续机的研发方案。
据《读卖新闻》报道,新大纲将会明确表示要在未来10年左右建造22艘新型护卫舰。该护卫舰排水量3900吨,能够无人探查并处理水雷,从而将弥补海上自卫队现有护卫舰不具备水雷应对能力的缺点。日本政府预计从2018年度开始每年建造2艘,直至2032年左右实现22艘新型护卫舰全部服役。
继续推进日美军事一体化
新大纲概要表示“进一步深化与美国的同盟关系,具有前所未有的重要性”,同时指出“强化自卫队的主体性作用是深化日美同盟的必要前提”。由此可见,新大纲将推动自卫队在加深日美军事一体化的过程中不断提升实力并主动承担更多任务与分工。
2015年4月,日美两国发表了以“加深军事一体化”为主要内容的新版《防卫合作指针》;同年9月,安倍内阁推动国会通过旨在实现解禁集体自卫权、强化介入国际安全事务、对美军舰船与飞机进行防护等目标的“新安保法”。可以想见,即将于今年12月中旬出台的新防卫大纲,定会包含新指针与“新安保法”关于加深日美军事一体化、强化自卫队主体作用的内容。此外,新大纲还会要求以“印太构想”为方针,强化以日美同盟为核心并辐射印澳韩等国家的军事合作。
企图改变武器装备进出口及生产研发体制
安倍内阁2014年4月通过了认可武器出口的“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其主要目的是促进日本军工企业开拓海外市场。然而,由于日本并不存在类似于美国波音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及欧洲空客公司的大型航空或军工企业,所以日本三菱、住友、东芝等公司相对分散的防卫产业部门均未能获得较高利润。为此,防卫省担心“若国内企业因收益不高而相继裁撤或缩减军工部门,则会最终导致日本武器装备技术逐步走向衰退”。
基于上述背景,新大纲概要列举了“重新审视并构筑简单合理的武器装备体系”“强化武器装备技术基础,重点投资新兴领域及尖端技术并充分挖掘民用技术”“合理进行武器采购,激发国内外军工企业间的相互竞争,推动武器出口并强化与美国等其他国家间的共同研发,改变贯彻武器寿命周期的管理模式”“强化军工企业基础,重新审视契约制度,完善供应链的风险管理,重视引进装备的维护整修、知识产权与技术管理的问题”等内容。
据日本媒体透露,新大纲将在“政府防卫政策”的相关章节中强调“要加强国内企业军工部门间的融合与协作,通过业界再编来提升装备科研技术的国际竞争力”。另一方面,为了消解人口减少及少子化带来的自卫官不足等问题,新大纲除了表示“要提高自卫官福利待遇”,还会写明“强化对人工智能、无人技术的研发与运用”等内容。
总体来看,新版《防卫计划大纲》将会以未来战场为导向,强化自卫队的作战能力,进攻性色彩浓厚。日本政府持续推动军扩的举措,不仅对和平宪法造成极大冲击,也将会对东北亚安全局势造成消极影响。

近年来,日本加紧出台相关政策文件,战略上高度重视推动人工智能技术的军事化应用。同时,日本也在加大经费投入力度,积极推进自卫队武器装备向智能化方向转型。这表明日本企图借助新一轮技术革新东风,提升自卫队整体战斗力,谋取未来战场制胜先机。日突破“专守防卫”理念的新动向引发世人高度警惕。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加速推进,战争形态也在从信息化初级阶段向智能化高级阶段演进。为抢占新的战略制高点,世界主要国家纷纷加大投入,将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广泛应用于军事领域。在此背景下,日本越发表现出紧迫感,加速推进人工智能等改变战争“游戏规则”新技术的军事应用,以期形成长期军事技术优势,应对正在急速发生变化的安全环境。

战略重视,谋求未来战场军事技术优势

2018年12月,日本政府出台新版《防卫计划大纲》。为顺应“建设智能化军队”世界潮流,大纲首次明确将“发展颠覆性技术、谋取未来战场制胜先机”作为指导自卫队建设的重要方针之一。大纲指出,现有国际格局不确定性增大,各国为构建对己有利的国际秩序,正在竞相扩大本国影响力,尤其是在经济、军事等领域的竞争日益凸显。鉴于此,日本应积极配合美国“第三次抵消战略”,发展无人机、人工智能等颠覆性技术,密切强化与美、英、澳、印等国的军工合作。此外,日本自卫队还把引进人工智能技术作为解决国内因人口老龄化而导致兵源不足问题的重要“抓手”。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加速推进,战争形态也在从信息化初级阶段向智能化高级阶段演进。为抢占新的战略制高点,世界主要国家纷纷加大投入,将人工智能、物联网和大数据技术广泛应用于军事领域。在此背景下,日本越发表现出紧迫感,加速推进人工智能等改变战争“游戏规则”新技术的军事应用,以期形成长期军事技术优势,应对正在急速发生变化的安全环境。

多措并举,强化人工智能技术装备发展

2018年12月,日本政府出台新版《防卫计划大纲》。为顺应“建设智能化军队”世界潮流,大纲首次明确将“发展颠覆性技术、谋取未来战场制胜先机”作为指导自卫队建设的重要方针之一。大纲指出,现有国际格局不确定性增大,各国为构建对己有利的国际秩序,正在竞相扩大本国影响力,尤其是在经济、军事等领域的竞争日益凸显。鉴于此,日本应积极配合美国“第三次抵消战略”,发展无人机、人工智能等颠覆性技术,密切强化与美、英、澳、印等国的军工合作。此外,日本自卫队还把引进人工智能技术作为解决国内因人口老龄化而导致兵源不足问题的重要“抓手”。

确立未来装备技术发展总目标。2016年,防卫省首次出台《防卫技术战略》,提出“确保防卫技术优势、创新先进防卫装备”两大目标,以及掌握技术情报、培育先进技术和加强技术保密三大具体举措。统管防卫装备研发与保障的防卫装备厅据此制定了《中长期技术评估》和《未来无人化装备研发愿景》,前者着眼未来20年军事技术发展走势,提出将重点研究无人化技术、智能化与网络化技术、定向能技术等;后者提出了无人化装备发展路线图,设想未来20年基本实现无人战斗机的应用。

多措并举,强化人工智能技术装备发展

新增人工智能管理机构并划拨专项经费。2019年防卫省新设人工智能和网络安全推进室,统筹推进人工智能相关管理规划及网络安全事务。同时,为加快开发颠覆性技术,2019年度防卫省专门划拨101亿日元(约合6.4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持包括人工智能技术在内的创新型技术的孵化研究以及成果转化。此外,防卫省投入约15亿日元,用于推动民间人工智能技术在防卫领域的应用、加强无人机与有人机协同运用的研究以及展开人工智能技术海外调研等。

确立未来装备技术发展总目标。2016年,防卫省首次出台《防卫技术战略》,提出“确保防卫技术优势、创新先进防卫装备”两大目标,以及掌握技术情报、培育先进技术和加强技术保密三大具体举措。统管防卫装备研发与保障的防卫装备厅据此制定了《中长期技术评估》和《未来无人化装备研发愿景》,前者着眼未来20年军事技术发展走势,提出将重点研究无人化技术、智能化与网络化技术、定向能技术等;后者提出了无人化装备发展路线图,设想未来20年基本实现无人战斗机的应用。

加紧研发和引进人工智能技术与装备。日本网络防卫队,这一由防卫大臣直接指挥的网络战专门部队,准备率先引进人工智能技术,利用其拥有的“深度自主学习”功能来提高网络作战中的数据解析效率,同时还可节约部分人力,预计2021年正式投入使用。同期,自卫队还计划初步完成自主救灾机器人的研发工作,推进投放式深海机器人及模块化无人潜航器的研发,以及为自卫队机关和部队引进人工智能文书管理系统等。

新增人工智能管理机构并划拨专项经费。2019年防卫省新设人工智能和网络安全推进室,统筹推进人工智能相关管理规划及网络安全事务。同时,为加快开发颠覆性技术,2019年度防卫省专门划拨101亿日元(约合6.4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持包括人工智能技术在内的创新型技术的孵化研究以及成果转化。此外,防卫省投入约15亿日元,用于推动民间人工智能技术在防卫领域的应用、加强无人机与有人机协同运用的研究以及展开人工智能技术海外调研等。

积极策划人工智能技术风险管控“国际规则”的讨论。日本在加紧推进人工智能技术军事应用的同时,也在研究颠覆性技术应用的风险管控问题,其效法美国试图主导国际“游戏规则”制定权的意图凸显。日本媒体此前发表《日本拟提议制定AI武器国际规则》的报道,称日本政府将对搭载人工智能、具备杀伤能力的武器提议制定国际规则。同时,日本一些学者担心人工智能技术一旦被过度开发,可能会催生出类似“杀手机器人”一样的新装备,在技术尚未成熟的阶段,可能会出现无差别伤害双方战斗人员甚至平民等危险情形,因此主张谨慎推动人工智能技术的军事化应用。对此,2018年2月,日本原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曾公开予以否认,称“日本并没有开发研究无人介入式致命性武器的具体计划”。

加紧研发和引进人工智能技术与装备。日本网络防卫队,这一由防卫大臣直接指挥的网络战专门部队,准备率先引进人工智能技术,利用其拥有的“深度自主学习”功能来提高网络作战中的数据解析效率,同时还可节约部分人力,预计2021年正式投入使用。同期,自卫队还计划初步完成自主救灾机器人的研发工作,推进投放式深海机器人及模块化无人潜航器的研发,以及为自卫队机关和部队引进人工智能文书管理系统等。

加快应用,给地区安全局势注入新的不确定因素

积极策划人工智能技术风险管控“国际规则”的讨论。日本在加紧推进人工智能技术军事应用的同时,也在研究颠覆性技术应用的风险管控问题,其效法美国试图主导国际“游戏规则”制定权的意图凸显。日本媒体此前发表《日本拟提议制定AI武器国际规则》的报道,称日本政府将对搭载人工智能、具备杀伤能力的武器提议制定国际规则。同时,日本一些学者担心人工智能技术一旦被过度开发,可能会催生出类似“杀手机器人”一样的新装备,在技术尚未成熟的阶段,可能会出现无差别伤害双方战斗人员甚至平民等危险情形,因此主张谨慎推动人工智能技术的军事化应用。对此,2018年2月,日本原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曾公开予以否认,称“日本并没有开发研究无人介入式致命性武器的具体计划”。

未来,日本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军事化应用的步伐将迈得越来越大。根据日本政府2018年底批准的《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自卫队在2030年前准备发展约20架无人机,其中包括继续引进美国“全球鹰”无人机,新引进美式舰载无人机;2023年前,自卫队将加紧研发或列装无人潜艇、无人水面舰艇等新型无人化装备,推动雷达系统远程智能化控制技术应用;推动与美国等致力于颠覆性技术研发国家的合作,策划可实现双方优势互补的相关联合研发项目;展开人工智能相关技术调查研究,以期尽早发现革命性、前瞻性技术创新动向,争取早日抢占新技术高地。

加快应用,给地区安全局势注入新的不确定因素

其实,日本自出台新安保法以来,不断强化防卫力量建设,与日本和平宪法的“专守防卫”理念越来越远。自卫队在发展轻型航母、远程对地火力打击能力、区域防空反导力量的基础上,今后如果再融入颠覆性军事技术催生的新质战斗力,未来自卫队的综合实力将进一步提升。这些变化将给地区安全局势注入新的不确定因素,引起周边国家的忧虑和争相效仿。尤其是,日本政府和自卫队方面多次有官员强调,要“发展和拥有先发制人打击敌基地的能力”,这种突破“专守防卫”理念、恶化地区安全局势的企图,引发东亚以及世界各国人民的高度警惕。

未来,日本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军事化应用的步伐将迈得越来越大。根据日本政府2018年底批准的《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自卫队在2030年前准备发展约20架无人机,其中包括继续引进美国“全球鹰”无人机,新引进美式舰载无人机;2023年前,自卫队将加紧研发或列装无人潜艇、无人水面舰艇等新型无人化装备,推动雷达系统远程智能化控制技术应用;推动与美国等致力于颠覆性技术研发国家的合作,策划可实现双方优势互补的相关联合研发项目;展开人工智能相关技术调查研究,以期尽早发现革命性、前瞻性技术创新动向,争取早日抢占新技术高地。

其实,日本自出台新安保法以来,不断强化防卫力量建设,与日本和平宪法的“专守防卫”理念越来越远。自卫队在发展轻型航母、远程对地火力打击能力、区域防空反导力量的基础上,今后如果再融入颠覆性军事技术催生的新质战斗力,未来自卫队的综合实力将进一步提升。这些变化将给地区安全局势注入新的不确定因素,引起周边国家的忧虑和争相效仿。尤其是,日本政府和自卫队方面多次有官员强调,要“发展和拥有先发制人打击敌基地的能力”,这种突破“专守防卫”理念、恶化地区安全局势的企图,引发东亚以及世界各国人民的高度警惕。

相关文章